防水論壇

孔憲明:第三屆國際屋面與屋面材料學術會議之前的一件事

1987年國慶節前后,徐昭東教授對我說,有沒有興趣出國開會。我以為天上掉下餡餅來了,歡喜得不得了。便回答道,這還用問嗎。老徐便徐徐說道:已經聯系了“第三屆國際屋面與屋面材料學術會議”會務組,有通知了,該會議在英國南部的普利茅斯召開,時間是1988年4月25日至28日,我們中國可以組織一些論文,通過審查以后一塊去開會。防水學組的幾個主要專家可以通知一下,看看大家有沒有興趣,經費自己解決。 

遵徐老師囑,我給一些專家發了征求意見的通知。有北京的田鳳蘭,姚國芳、張樹培、樊桂珍、陳耀庭、何爾章、趙軍、李淑云;鄭州的李谷云、鄧超;成都的馮際斌;徐州的王友亭;太原的劉尚樂;南京的陳云仙;杭州的岳佩文;蘇州的張志英、王海林、陸玉林、葉振林;上海的陳艾清、東再永、華原;東營的范耀華、丁國靖;廣州的蒙炳權。記憶中還有一些專家沒有給他們發通知,如褚承祖、牛光全、葉林標、吳秋明、李宗浩、嚴家伋等。回意見的不多,有姚國芳、陳耀庭、何爾章、范耀華、蒙炳權、張志英、陸玉林、王海林等。明確表示要去開會的有陳耀庭、范耀華、蒙炳權,當時陸玉林剛剛從鄭州調到蘇州,由于隸屬關系,還要和北京的中國建筑防水材料公司總經理徐勤舫商量,要打報告。不過,無論如何有幾個人是要去的了。

由于時間緊迫,徐老師囑我與對方會議論文委員會主席兼秘書J. O. May先生聯系,英國方面寄來了詳細的論文寫作格式,用坐標紙標明的字體大小、空格、移行、插圖等要求。我將這一些東西分發給有意去開會的專家以后,就不管了,反正文件里面有聯系地址和方法。據說后來因文章格式的問題有的專家也反復改了幾次。當年我們都沒有電腦。沒有伊妹兒(E-mail),聯系起來費時費力,再說徐老師還給我布置了另外一個本人特別感興趣的任務。 

我如果要去開會就要有論文,自以為憑我這一點本事還干不出一個國際水平的論文,文章寄過去,萬一人家會議上專家審查通不過,難看不說,工作量就白費了。徐老師說,目前實驗數據太少,依你這水平寫一個實驗型的科技論文估計不行,你干脆寫一個綜合性的文章,這種文章可以介紹中國特色,送到會議上人家就作為主報告采用。老徐的主意特好,由衷的佩服。到底寫啥呢?琢磨了好幾天,擬了一個題目叫《中國古代屋面工程》,寫了一個詳細提要和文章分段內容大綱,作者是徐昭東、孔憲明。送給徐老師批閱,徐老師說了一句,題目很大,掌握工作量吧,于是就這么定了。

文章就依據大綱的預定計劃開始搜集資料了。武漢工業大學的圖書館顯然不適合查找古代資料,建筑資料還可以湊合。華中師范大學的圖書館去了好多次,考古和文物雜志翻了個遍,有些收獲。從史前的巨石建筑、半坡遺址的半地下窩棚、商代堆土平臺上的重檐屋頂、西周帶單釘的陶瓦;到晉唐的歇山琉璃瓦、遼宋的八角圓形屋頂、明朝的無梁殿、故宮建筑群;再搜集了西藏大昭寺屋頂防水結構,新疆伊斯蘭拱券建筑以及佛教寺廟中獨一無二的全金屬結構屋頂。

學然后知不足,經過一周的文字勞動,深感建筑歷史考據的繁雜。古代建筑大部分沒有實物了,有依據的文件資料也不多。墻柱和地基的存留量比較多,易于考證。屋面結構在房屋倒塌以后是首先毀壞的部分,而且屋面防水材料在周代以前基本以有機材料為主,易于腐爛。今人考證,商朝皇室建筑雖然建筑在高臺之上,而且有雙重屋檐,氣象非常雄偉,但其屋面防水材料基本還是以草為主。以草泥和樹皮為主的屋面材料在建筑倒塌以后就很難追尋到當年的形態,商代的建筑遺址沒有證據支持當年使用了筒瓦或板瓦作為屋面防水材料,真是比較遺憾的事情。研究西周的建筑可以找到陶瓦,有實物照片和實物素描。順便更正了一個建筑材料學界經常流行的“秦磚漢瓦”錯誤觀念。在周代建筑遺址上還有相當完整的院落,包括大廳、廂房、回廊以及陶制的下水管道。到東周列國時代,已經有了相當精細花紋的帶瓦當的瓦。三國到西晉時代有了帶釉的陶瓦,這是一個很大的進步,意思就是說,有了琉璃瓦。除了燒黏土類防水材料制品以外,金屬材料也是屋面材料的一種,這種屋面比較少見,武當山的金殿是一代表作。了解金殿建筑是到湖北省博物館找實地勘察者面談的,那天接待我的是個叫祝建華的年輕人,我在此之前從未與他有過接觸。這人非常熱情,我有許多古建筑屋面的問題他都一一耐心解答,比如舉折結構、斗拱做法,使我得益匪淺。他說,中國還有一個類似武當山的金殿的建筑在昆明。金殿是全銅結構,鎏金的,當年維修時候發現屋頂和柱子間的縫隙里面還有一大塊金塊,應該是鎏金工作結束時候沒有用完的金子。古人淳樸,可見一斑。這個祝建華很好,免費談了好長時間。

經過文字搜集和實地采訪資料積累比較多了。看看手邊的文字有好幾萬字了,有點取舍不定,當時萌生了要整一本書的想法。不過最后還是量力裁撤,弄了一個六七千字的文章,徐老師建議再砍去一半,囑我要把圖做好。當年復印機不是很普及,效果也不好。及至動手寫的時候發現插圖全要自己重新用描圖紙加工。這些事情做完已經兩周過去了,翻譯的事情全委托姚建慶老師了,姚老師的英文在我們建材行業是沒人可比的,用了兩天時間把英文稿給我了,也是免費的。打印的事情有我們系專職的易晉珍幫忙,我們自己沒有合適的打印機。

文章基本上完成了,催問其他專家也基本可以交稿了。天氣轉涼,快到年底,給英國的J. O. May先生寫了信,將稿件寄去,又買了個賀年卡寫了祝福的話夾在里面。事情辦完之后,想想去英國的差旅費還沒有著落。人民幣將近3萬元,不是小數目,到哪兒去“化緣”呢。當時陸玉林的經費落實由防水材料公司出了,金樹新老師說,我們也找徐勤舫試試?我覺得跟人家沒什么關系,人家這么大干部這么大年紀,談不上話。老金說,下周出差的時候我陪你去。那天我們倆到百萬莊時快到下班時間了,還擔心見不到徐總。不過也很巧,那天大概公司發年終獎金,大家聚會。通報之后徐總迎出來,大約喝了酒,熱氣騰騰,紅光滿面。聊了幾分鐘,徐總說研究研究。從百萬莊出來,我說,既然研究研究,大約沒戲。金老師說,有棗沒棗打一桿子再說。春節前在北京油氈廠開一個項目研討會,蒙炳權也到會了。蒙工問我美元換得如何,我說還沒有錢呢,蒙工說,我找楊步然談談。我說,人家沒有這個義務吧,有棗沒棗打一桿子也行。這兩桿子沒有打下棗來,當年沒有經驗,真是有點二桿子。

“化緣”的事情沒有成功。按老徐的意思就是從科研經費出了,而且武漢油氈廠黃文杰廠長手里有外匯額度,可以幫忙換美元,聯系好了,馬上可以交易。我想想還是舍不得從科研經費出,那時我們這個項目總計25萬,要用5年。原料、設備、差旅、會議、獎金全從里面出。6、7個人用5年,有點緊張的。最后決定不去了。其他專家換美元的事情全靠個人顯神通了,范耀華老師的錢由勝華煉油廠出,北京化工學院陳耀庭老師自己背了現金到深圳換了美元。最后,中國共提供8篇論文,包括徐勤舫總經理的一篇。當時我問過徐昭東老師,徐總要去是不是要幫忙準備一個文章,徐老師說,有人操心的。最后,由中國建筑防水材料公司總經理徐勤舫帶隊,組成了一個代表團,當然是名義上的,英國人只認人不認團。共有石油大學(華東)范耀華、北京化工學院陳耀庭、廣東建科所蒙炳權、蘇州防水材料所陸玉林參加了這次會議,陸玉林剛剛調到蘇州所,其文章是在河南所和李文芝等人合作寫的。普利茅斯這地方大約是個軍港,風景不錯的,此次會議有近20個國家的學者參加,論文都是很有學術價值的。 

《第三屆國際屋面與屋面材料學術會議》的論文集原版我沒有見到。會議是1988年4月底開完的,帶回來的論文集由蘇州所組織請牛光全、嚴家伋、姚建慶把關審校,摘出了31篇文章翻譯后裝訂成冊,以中國建筑防水材料協會的名義內部出版交流,功德圓滿。

作者簡介:孔憲明,男,1950年生,畢業于武漢工業大學,中國石油大學(華東)重質油研究所副所長;從事瀝青與建筑材料的研究。已經退休。

 

1  當年會議論文集的中譯本

 

2 有機所部分工作人員在武漢工業大學校門口

來源:深圳防水網
贵州11选5